【書評】「女人是用來愛,不是用來理解的。」-《謎樣女子的秘密》|探究王爾德筆下的愛情天秤

推崇唯美主義的王爾德(Oscar Wilde)[註1],畢生提倡「為藝術而藝術」,男女浪漫之情正是唯美氛圍的最佳催化劑。這篇《謎樣女子的秘密(The Sphinx Without a Secret)》[註2]就像在反映作者的觀點,觀察入微的王爾德,神秘感在他筆下變成一種外貌的展現,男女主角站在愛與理解的天秤上,孰輕孰重?

「女人是用來愛,不是用來理解的。」

擅長寫出毒雞湯的王爾德,用這句看似言辭真誠而情意深長的話,體現出當時的男性觀點,男女地位的價值觀在此表露無遺。19世紀的女性大多都處於弱勢地位,大多時候只能聽命於男性,富有的寡婦或是未婚女子則是幸運的例外。因此女人只需要用來愛的觀點,在當時看來,也許不是那麼荒唐的事。

然而,經過了一個世紀,我們的觀點有所改變了嗎?還是我們仍在父權的遺毒下,持續掙扎著。

神秘是一種社交外貌

即使艾洛伊夫人是「幸運」的富有寡婦,但當時的女人若決定獨身,必定招致指責或是憐憫。由於社會懲罰的代價太大,她無法從事職業,只能表現出忙碌的樣子,確保她被認為是有吸引力或有趣的人。

男主角莫奇森(Gerald Murchison)表示他沒辦法去愛一個無法信任的對象,也表明自己是愛女主角艾洛伊(Alroy)夫人本人,而不是她的謎團,但一開始令他神魂顛倒的不正是他神秘的美嗎?也許某種程度上他也喜歡這份神秘感。

「這張臉的美是由許多神秘感營造出來的美」王爾德說這種美是心理感受,而不是外貌的賞心悅目,並在小說最後,用「沒有謎題的獅身人面像(Sphinx)」戳破了故弄玄虛的艾洛伊夫人,試圖點醒陷入謎團中的莫奇森。

情境地位的變化

戀人之間的地位變化,總在細節中出現端倪。王爾德利用艾洛伊夫人營造的神秘感象徵性地強調男女關係的複雜性,反覆的情感變化,讓原本是被追求的艾洛伊夫人,反變成追求的一方。這種情境地位的變化,讓本可以成為戀人的他們最終形同陌路。

唯美主義與現實主義的結合

王爾德能將兩種看似極端的思想,以獨特的觀點治於一爐。他佈下的神秘感,在前期是戀情萌芽的催化劑,後期則演變成信任破局的導火線,讓他不顧一切地墜入愛河,也讓他陷入無止盡的猜忌中。

艾洛伊夫人熱中於懸疑神秘,享受戴著面紗前往她所租的房間、想像自己是個女英豪的快感,在周圍創造一個令人充滿想像的世界。而現實中的艾洛伊夫人是否像他所期望的那樣神秘,我們和莫奇森永遠無法得知。

全篇透過大量的對話建構了懸疑的布局,利用直接引語營造虛實交錯的情景,唯美的辭藻、靈活的句式和恰到好處的修辭,巧妙突出了小說細節和人物情感的變化,以華麗的妙語,描繪血淋淋的例子。最後莫奇森是無法相信,還是害怕真相?

女人想被愛,不想被理解。

「Women are meant to be loved, not to be understood.」這句話也曾被解釋為「女人想被愛,不想被理解。」的偽女性觀點。喜歡一個人很快,愛一個人很難,因為愛是需要理解。如同羅素的《我為何而生》中所說:「愛情和知識,在我能企及的範圍之內,把我引向天堂。」他渴求探求知識,渴望理解人類的內心,少了知識的愛,是無法從一棵幼苗茁壯成一棵參天大樹。

不論艾洛伊夫人是否有秘密,彼此溝通是消除間隙的黏著劑,相互理解是減緩摩擦的潤滑液。儘管小說以悲鬱結委,我認為王爾德想用最溫柔的字句解讀男女情愫,他想告訴我們,女人想被愛,更想被理解。


註1: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是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的小說家、詩人、劇作家,是英國19世紀唯美主義代表人物。晚年因一場同性戀控告案,將他如日中天的聲譽和事業毀於一旦,被判入獄的同時,王爾德宣告破產,並於出獄後流亡至法國,抑鬱而終。

註2:《謎樣女子的秘密(The Sphinx Without a Secret)》是奧斯卡·王爾德所寫的一篇著名的短篇小說,以第一人稱為主的故事。全篇登場人物只有三位:王爾德、王爾德的大學老友莫奇森(Gerald Murchison),以及莫奇森愛慕的女子艾洛伊(Alroy)夫人,也是本篇的謎樣女子。故事利用大量的對話構成獨特的篇章佈局,描寫了艾洛伊夫人與莫奇森邂逅的一段奇遇。


想看原文的朋友,因為這篇是19世紀的經典文學作品,沒有版權問題,所以可以輕易在網路上找到。這邊附上其中一個網站》http://www.eastoftheweb.com/short-stories/UBooks/SphWit.shtml。這網站的方便處是只要在單字上點兩下就會自動跳出「韋氏詞典」(Merriam-Webster)網站的單字解釋,相當方便!(韋氏公司是美國權威的詞典出版機構)

另外提供一個小知識,在線上看原文的時候會發現標題下的「An etching」一詞,意思是內附的蝕刻版畫插圖。在19世紀的兒童文學出版品,因排版和印刷技術進步,帶動童書運用一些藝術作品,包括蝕刻版畫(etching)、木刻版畫(woodcut)、鏤刻版畫(engraving)、幼點腐蝕法(aqutint)等。這時期的插圖作品,大多出自不具名的畫家,而且多被放置於書本或章節開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